与Mac错误的缘分

2017年, 我第一次开始用Macbook. 那个时候的唯一原因是: 刚去阿里, 团队都用Mac, 我不要上来就搞事情. But I was never a Mac guy

那之后过了很久. 就像一段错误地开始的爱情, 就像每段错误地开始的爱情, 我们都做了很多努力: Macbook升到16寸屏, 放回了ESC, 换回了剪刀脚键盘

而我, 此刻我已经在zshconfig, Keyboard Maestro里写了太多alias和macro了. 我已经买了三个沉重丑陋的变压器和数不清的割韭菜转换头了. 我已经习惯Cmd而不是Ctrl了

最错的感情, 就是让你难以割舍, 投入太多, 积重难返. 每年我都会想一次: 等到闲下来放一个大假, 我要把VirtualBox搞对, WSL搞对, PowerShell搞对; 我要十斤重的工作站, 可插拔电池; 我要搞出128G内存, 起全套服务, 本地线上同构; 我要Dock, 要三外接屏幕, 要变成天边半明半暗的云..

时间永是流驶,街市依旧太平. 想想总是不坏!

Written on May 2, 2021